戏骨给小鲜肉当配角?于和伟:故事物好就OK

  于和伟[微博]在2010年的新版《三国》中曾出演刘备,虽然没有特别抢镜,但也到位地诠释出了刘备的大气沉静、重仁尚义的特点,一个慈厚的江山之主;此次肩负重要角色曹操“重回三国”,对于和伟来说,肩挑的不止是对经典的诠释和对人物的刻画,更多的则是在于角色的“立”和“破”上。他如何能在同一历史氛围下再次打造出完全不同的人设?短短20集戏份,于和伟交出了一个完美的答卷:一个从内至外都散发着逼人的霸气,能够收拢,也能够权衡才干的曹操跃然荧屏。

  回想该剧筹备之时,接到出演曹操的邀请,于和伟倒是没有太多演技上的顾虑,他唯一担心的是档期,因为当时在拍电视剧《下一站别离》。后来,作为《军师联盟》监制的吴秀波[微博]把于和伟、编剧、导演拉到一个小群里,聊剧本、说角色,于和伟听罢,找不出不接的理由,于是就把《下一站别离》往后推了。于和伟直言,“我觉得每一个演员都会喜欢曹操,因为他的性格太丰富了、太矛盾了。他是军事家、家、文学家,既爱惜人才也杀伐决断、既有儿女情长也有粗犷威严,还有点泼皮无赖。在《军师联盟》中,他既面临着两个儿子曹丕和曹植不同阵营争夺世子的较量,也面临着汉室老臣和自己曹魏的斗争,在那样的下,曹操其实是个双商很高的人。”

  于和伟早在拍摄新版《三国》时就研究过曹操,虽然那时他演的是刘备,“曹操和刘备完全是对立的性格,这次演曹操我就是把于和伟放进去和曹操沟通,如何找到角色和本人的共通点,再去慢慢放大,让自己成为曹操。”对于好演员来说,演戏更多的是依托剧本之上的投入,让角色和本人共生一段时日,这其中也离不开某些细节的凸显,“比如刘备是汉室正统,他就不能斜着眼睛看人,但是曹操可以;还有曹操沙哑的嗓音也是刻意塑造的结果。”面对网友对其演技的一致好评,于和伟甚感欣慰,同时谦虚地表示类似“教科书式表演”这样的评价有点过誉了,“其实表演的最大的魅力是差异性,没有一定的模式。”

  《军师联盟》热播期间,从投资、拍摄周期到服化道、美术设计、剧本台词等,有太多可以深入讨论的不同话题,不过殊途同归一切都指向“品质”二字。于和伟感受最深的也是拍摄时间长,演员们都特别认真,“我们拍一场戏可能花上一天。我杀青之后,我听说甚至是两天拍一场戏,这个是让我印象最深的。为什么时间这么长,我觉得所有的主创团队本着精益求精的态度,都想在这样一个剧本基础上,让它变得更好,都不想留下任何遗憾。我觉得也只有这样的一个匠心,才会出精品。我印象最深的还有,在对戏开拍之前,我们妆都化好了,大家还会为了一场戏在那讨论,讨论几个小时甚至一个上午,全讨论透了之后大家才开机去拍。这个也是时间成本,其实对制片方来说是很大的压力,但是我们还是这么做了,真的很让人尊敬。我觉得大家的目标只有一个,想出一个好的作品。”

  正是剧组上下严谨认真的创作氛围,让于和伟觉得戏份多少真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这样的戏中,每个角色只要演好了都能出彩,“我在拍新版《三国》的时候,有一个演员问过我,说我这个戏,好像戏份少了点。我当时说‘不’,新《三国》的剧本是朱苏进老师写的,我说这个戏里的每一个人物,只要用心演好了,都足以笑傲江湖。当时我还说过,三国里的人物每一个人都可以写成一部自传体,都非常非常有戏,因为那是一个特别跌宕的大时代,那个时代的人物和文化对中国的影响值得深入的研究,可能会对历史的理解,对人生的指导,对情商智商都有帮助,这就是我对这个问题的整体评价。”

  由此可见,两次出演三国题材的于和伟对这段历史情感颇深,“三国的这段历史,乃至四大名著是中国最大的IP宝藏。目前IP 很多,为什么不去挖掘传统优秀的作品并且发扬光大呢?《军师联盟》的剧本基础很好,以史料为基础但又不是正剧,同时又区别于架空的历史剧,我很感兴趣。”

  于和伟在出道之初就和导演高希希[微博]合作过《历史的天空》、《搭错车》等,型帅哥的长相,反派的角色,于和伟没有大红大紫也在意料之中。后来,凭借在电视剧《岁月》、《青盲》、电影《我不是潘金莲》中的细腻演技逐渐被业内认可和大众熟知。

  于和伟去年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曾感慨,好的剧本和角色总是可遇而不可求。 “说话,这市场变得真快。之前的表演方式发生了变化,表演的概念发生了变化。这个市场会说,你为什么还要那么演?现在全这么演,这是特别的。我觉得我下来了,这个我还是挺为自己开心的一件事。”

  面对各种IP的来势汹汹,不乏“守不住”的实力派戏骨都去给小鲜肉、小鲜花们当配角了,这就是的市场。于和伟曾表示,对流行意义上的IP也不用一味地和,但无意义的、没营养的IP无论多大,他肯定不会演。近日再度受访,于和伟挑选角色和剧本的标准一如既往,“对于我来说没有界定,没有限定,只要故事物好,我觉得就OK。病患者、大侠、罪犯都可尝试。”

  对于小鲜肉对演员市场的冲击有无困惑的问题,于和伟坦言有过,但只是短暂的,“我年轻的时候也会喜欢那种养眼的漂亮的。目前来说,我们确实有一些演员受到冲击,包括我在内。我也有过困惑,但只是短暂的。”于和伟同行,面对乱象莫忘初心,“别忘了我们最初去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,我们是怎么想的,我们是想做一个演员。那么,很幸运我依然是在做这个事情,我只要认认真真地,踏踏实实地把它做好就行啦,想太多的话会困扰自己会让自己迷失方向,我也想跟小鲜肉们说,我也很喜欢你们,但是你们要想去塑造人物的话,还是要努力地让自己变成一个演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