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岁单身女子人工授精怀孕 称担心老无所依

  近日,南京一位33岁的单身女性诺沁,因为很想有自己的小孩,但又不想勉强找个人嫁了,于是做了一件在外人看来很疯狂的事:她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当上了妈妈,目前已经怀孕6个多月。

  诺沁的这件事被报道后引来很多人的关注,昨天她在电话里对本报记者说:“我真的不提倡大家都这么做,我必须声明,这不是儿戏的事情,我只能说,我是一个单独的案例。”

  记者:你身边和你情况比较类似的女性朋友,在知道你的事情后,她们对婚姻、对家庭的想法有变化吗?

  诺沁:有改变。报道出来后,从昨天到今天,我都在看网上的评论,我不介意骂我的话,但有些人的想法我觉得有些扭曲,觉得女人如果都这么做了,婚姻就更难了。我希望大家明白,找个凑合的人结婚生子,然后婚姻破裂,这样对孩子就是负责吗?可能很多人认为这是疯狂的事,但在我,这是经过冷静思考后作出的决定。

  网上也有支持我的人,现在社会上这个群体的人太多了,也有一些人渴望做我这样的事情,但我不提倡大家都这么做,这不是儿戏的事情,如果跟风去做,常不负责任的。我是一个单独的案例,我有支持我的父母和朋友,也有让我没有后顾之忧的经济基础,才去做了这件事。

  诺沁:最初是感情上受伤了,我被男人甩了,被骗了一大笔钱,被家人认为是,那段时间很,我问自己,我要这么样活着吗?

  我很喜欢小孩,身边很多人都生小孩了,但和一个你根本不喜欢的人去做这件事,很勉强,而且我今年33岁了,再过2年,如果我还是不能有婚姻,可能就很难有小孩了,我突然担心老无所依,因此我就想为什么不自己生一个。

  诺沁:他们之前一直不知道。在建了小卡之后,我告诉他们,我辞职了,他们就很惊愕,觉得我都30多岁了,为什么突然辞职,我就说原因是我有孩子了,我妈就直接倒床上了。她问我怎么回事?我就说,你要相信科学。我爸直接上来就是一个巴掌,也许他们觉得,一个在他们眼里出去就可能会被人骗的人,怎么能做成这件事情?

  诺沁:我觉得人与人之间一定要懂得沟通。爸爸是当家人,他的想法比较传统,我就先从妈妈这里突破,告诉她我的想法是什么,现在面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,我还和他们开玩笑,以后孙儿跟我姓,多好。后来,我掏钱让他们去欧洲玩了一趟,让他们去散散心,顺便帮我带点奶粉回来,也一下我有没有带好一个小孩的能力。他们去了15天,回来发现我的生活井然有序,他们的态度在这段时间也发生了剧烈的改变。我想想觉得很,他们在国外语言不通,拿着我写的单子,一家一家的药店、超市去问,最终把我要的东西都买回来,现在还在楼顶自己种菜,每天换着花样烧不同的菜给我吃。

  诺沁:目前的状态,我还需要父母的经济支持,等小孩大点,我就去找份工作,自己抚养孩子,我不希望父母太操劳。

  诺沁:我会告诉他,爸爸是个很出色的人,但是性格跟妈妈不合适,就去国外了,我希望孩子在小的时候还是有期望,等长大了再慢慢接受这个事实。我看到有网友评论,说可能会对宝宝的成长有影响,我觉得第一,你要相信社会的教育也是在成长的过程中;第二,我觉得家庭的更为重要,我有信心去做好引导,给他一个有爱的家。

  诺沁:我还是很相信婚姻、很期待的,但是不知道能否遇到。我谈过两次恋爱,结果都不好。但我和我一样的单身大龄女性先检讨自己的问题,为什么一个经济可以的女性,到现在还没有结婚,然后再检讨别人的问题。我不想单着,也不希望大家单着。

 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昨天对本报记者表示,这只是一个个案,远远还没有达到挑战传统婚姻观、挑战传统伦理的地步,所以没必要把这个个案放大,这种案例也不会大量发生。顾骏并不认为这样的家庭会对小孩的成长造成不良影响,“现在社会上已经有很多的单亲妈妈,他们不也抚养出了很优秀的孩子吗?她们甚至比那些当着小孩吵架的夫妻、对孩子使用的妈妈要好很多”。